中医理论基础“哲学基础”之“精气学说”

2015-12-22 13:4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67| 评论: 0

摘要: 精气学说,是研究精气的内涵及其运动变化规律,并用以阐释宇宙万物的构成本原及其发展变化的一种古代哲学思想,是对中医学影响较大的古代哲学思想之一。它滥觞于先秦时期,两汉时被“元气说”同化。由于先秦至两汉正 ...


       精气学说,是研究精气的内涵及其运动变化规律,并用以阐释宇宙万物的构成本原及其发展变化的一种古代哲学思想,是对中医学影响较大的古代哲学思想之一。它滥觞于先秦时期,两汉时被“元气说”同化。由于先秦至两汉正值中医学理论体系的奠基时期,故此时盛行的精气学说必然对中医学理论体系的建立有着深刻的影响。

一、古代哲学精与气的基本概念

       精与气的概念,在古代哲学范畴中基本上是同一的,但在中医学是确有区别的。为了便于正确认识精与气的古代哲学概念与中医学内涵,暂将其分开叙述。
    
(一)精的基本概念

       精,又称精气,在中国古代哲学中,一般泛指气,是一种充塞宇宙之中的无形(指肉眼看不见形质)而运动不息的极细微物质,是构成宇宙万物的本原;在某些情况下专指气中的精粹部分,是构成人类的本原。

      精气,首见于《周易•系辞上》与《管子》,在《吕氏春秋》、《淮南子》及《论衡》中也有所记叙。《周易•系辞上》说:“精气为物。”认为宇宙万物由精气构成。《管子•心术下》说:“一气能变曰精。”认为精即精微的、能够运动变化的气。《淮南子》称气为精,认为精是构成世界万物的原始精微物质,是宇宙万物生成的共同物质基础。上述各家,皆认为精是宇宙万物的本原,因而与气的内涵是同一的。

       《淮南子》又把精(或气)分为精气与烦气两类,如《淮南子•精神训》说:“烦气为虫,精气为人。”人类禀受精气而生,动物类禀受烦气而成,故人与动物不仅形体有异,而且人的精神、情感、智慧也为动物所不及。《论衡》认为精气是元气的最精微的部分,是构成人体及其道德精神的精微之气。

       精气概念的产生,源于“水地说”。古人在观察自然界万物的发生与成长过程中,认识到自然界万物由水中或土地中产生,并依靠水、地的滋养、培育而成长与变化,因而把水、地并列而视为万物生成之本原。如《管子•水地》说:“地者,万物之本原,诸生之根菀也。”又说:“水者,何也?万物之本原也,诸生之宗室也。”自然界的水即天地之精,万物赖以生长发育之根源,因而在“水地说”的基础上引申出“精”的概念,嬗变为精为万物之原。人类自身的繁衍,是男女生殖之精相结合而成,亦可说成是水凝聚而成。如《管子•水地》说:“人,水也。男女精气合而水流形。”水,即精,凝停相合而为人。

       中医学有关精的认识,对哲学中精气概念的形成亦有重要的启发作用。如《周易•系辞下》说:“男女构精,万物化生。”把本为医学中男女两性之生殖之精相结合形成胚胎之论,进一步推理为雌雄两性之精相结合而生成万物,进而再引申为天地阴阳精气相合而万物化生。如此把具体的生殖之精抽象为无形可见的天地精气。

       精气的概念虽源于“水地说”,但水、地皆为有形物质,人体内的精也属有形之物,都与“有生于无”(《道德经•四十章》)的基本假设相违背,故皆难成为宇宙万物的生成本原。《周易》与《管子》把精的概念抽象为无形而动的极细微物质。《内经》亦认为精是充塞于太虚(宇宙)之中的极细微物质,如《素问•五运行大论》说:“虚者,所以列应天之精气也。”如此将精气的概念规定为存在于宇宙之中无形而动的极其精微的客观实在,是宇宙万物的共同构成本原,从而与气的概念同一,汇流于气学范畴中,发展为“气一元论”。

(二)气的基本概念

       气,在古代哲学中,指存在于宇宙之中的不断运动且无形可见的极细微物质,是宇宙万物的共同构成本原。

       气的概念源于“云气说”。云气是气的本始意义,如《说文》说:“气,云气也。”先民们运用“观物取象”的思维方法,“近取诸身,远取诸物”(《周易•系辞下》),将直接观察到的云气、风气、水气以及呼吸之气等加以概括、提炼,抽象出气的一般概念。古人在日常对自然现象的观察与体验中,发现了天空中的白云,体验到了风的流动,由此产生诸多联想与推理,并萌生出一个理性概念:自然界有形质之物皆由风、云之类的无形无状而变幻多端、运行不息之物所造就,即所谓“有生于无”。同时,人们在对人体生命现象的观察中,也体悟和感受到气的存在,认识到呼吸之气、人活动时身体散发的“热气”等,对人体生命活动至关重要。古人对自然界的云气、风气及人体的呼吸之气、热气等的进一步抽象,则产生了气的一般概念:气是无形而运行不息的极细微物质,是宇宙万物生成的本原。

       在气概念的形成过程中,先秦时期的先哲们抽象出冲气、天地之气、精气等不同的概念。《国语》称气为天地阴阳之气:“夫天地之气,不失其序……阳伏而不能出,阴迫而不能★烝,于是有地震”(《国语•周语上》)。老子称气为冲气:“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道德经•四十二章》)。庄子继承和发展了老子的哲学,以阴阳论气:“阴阳者,气之大者也”(《庄子•则阳》)。荀子认为,气是自然之气,天地万物的生灭变化,是阴阳二气的交感运动造就的:“天地合而万物生,阴阳接而变化起”(《荀子•礼论》)。《周易》与《管子》则将气称为精气或精。

       先秦时期出现的各种气的概念被两汉时期的“元气说”所同化。元气是宇宙的本原,是构成宇宙万物最基本、最原始的物质。这就是后世所谓的“元气一元论”。 

 二、精气学说的基本内容

       精气学说是有关宇宙生成及发展变化的一种古代哲学思想。它认为:精气是宇宙的本原,宇宙是一个万物相通的有机整体;人类作为宇宙万物之一,亦由精气构成;精气是存在于宇宙中的运动不息的极细微物质,其自身的运动变化,推动着宇宙万物的发生发展与变化。

(一)精气是构成宇宙的本原

       精气学说认为,宇宙中的一切事物都是由精或气构成的,宇宙万物的生成皆为精或气自身运动的结果,精或气是构成天地万物包括人类的共同原始物质。但此精或气并非宇宙的最初本原,宇宙的最初本原是“道”。精或气由“道”生,是“道生万物”的中间环节,是构成宇宙万物的直接物质材料。如《道德经•四十二章》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两汉时期,精气学说被此时兴起的元气说所同化,并逐渐发展为“元气一元论”。“元气一元论”认为,气是最原始的,是宇宙的唯一本原或本体,万物皆由元气化生。故称气为“元气”。西汉董仲舒指出:“元者,为万物之本”(《春秋繁露•重政》),开辟了以元气为万物本原的思路。东汉王充认为元气是天地间自然存在的精微物质,是宇宙万物的唯一本原。何休认为元气为天地万物的最初本原:“元者,气也。无形以起,有形以分,造起天地,天地之始也”(《公羊传解诂》)。

       从“元气一元论”的形成过程可见,两汉时期对宇宙本原的探讨,基本上沿着两个方向发展:一是在先秦道家的“道—气—物(人)”的万物生成模式的基础上,提出了“太易—太初—太始—太素—万物”的宇宙发生模式,以气为化生宇宙万物的中间物质;二是以王充为代表,明确提出了元气为宇宙万物之本原的思想,开中国气本论哲学之先河。

       精气生万物的机理,古代哲学家常用天地之气交感,阴阳二气合和来阐释。精气自身的运动变化,分为天地阴阳二气。即所谓“积阳为天,积阴为地”(《素问•阴阳应象大论》)。因此,天地阴阳二气的交感合和是宇宙万物包括人类的发生、发展与变化的根本原因。

       精气有“无形”与“有形”两种不同的存在形式。所谓“无形”,即精气处于弥散而运动状态,充塞于无垠的宇宙空间,是精气的基本存在形式。由于用肉眼看不见,故称其“无形”,宋•张载有“太虚无形,气之本体”(《正蒙•太和》)之说。所谓“有形”,即精气处于凝聚而稳定的状态,一般都可以肉眼看清其具体性状。有形之物为气凝聚而成,《素问•六节藏象论》有“气合而有形”之说。但习惯上仍把弥散状态的气称为“气”,而将有形质的实体称为“形”。无形之气凝聚而成有质之形,形散质溃又复归于无形之气。因而以气为本原,“无形”与“有形”之间处于不断的转化之中。

(二)精气的运动与变化

       精气是活动力很强,运行不息的精微物质。由于精气的运行不息,使得由精气构成的宇宙处于不停的运动变化之中。自然界一切事物的纷繁变化,都是精气运动的结果。

1. 气的运动
       气的运动,称为气机。气运动的形式多种多样,但主要有升、降、聚、散等几种。升与降、聚与散,虽是对立的,但保持着协调平衡关系。精气自身的运动,化为天地阴阳二气,即所谓“积阳为天,积阴为地”(《素问•阴阳应象大论》)。天气下降,地气上升,天地阴阳二气氤氲交感,相错相荡,产生宇宙万物,并推动着它们的发展变化。
  
       气的运动具有普遍性。宇宙中任何一个有形之体,任何一个具体事物,既是由运动着的气交感聚合而化生,其自身又具备着运动特性及升降聚散等运动形式。气的升降聚散运动使整个宇宙充满了生机,既可促使无数新生事物的孕育与发生,又能引致许多旧事物的衰败与消亡,如此维持了自然界新陈代谢的平衡。气的运动止息,宇宙则失去生生之机。

2.气化
        气化,是指气的运动产生宇宙各种变化的过程。气化的形式主要有以下几种:
(1)气与形之间的转化:无形之气交感聚合成有形之物,是“气生形”的气化过程;有形之物死亡消散,化为无形之气,乃是“形化气”的气化过程。
(2)形与形之间的转化:有形之物在气的推动与激发下亦可相互转化,如自然界的冰化为水、水化为雾霜雨雪等。
(3)气与气之间的转化:无形之气之间也可发生转化,天气下降于地,可变为地气;地气上腾于天,又变为天气。如《素问•阴阳应象大论》说:“地气上为云,天气下为雨。”
(4)有形之体自身的不断更新变化:植物的生长化收藏,动物的生长壮老已等变化,皆属有形之体自身不断更新的气化过程。动植物的这些变化是在有形之体的内部与自然界的无形之气之间的升降出入转换中进行的,它们与自然界共处于一个统一体中。

       气化过程分为“化”与“变”两种不同的类型。《素问•天元纪大论》说:“物生谓之化,物极谓之变。”化,是指气的缓和的运动所促成的某些改变,类似于今之“量变”;变,是指气的剧烈的运动所促成的显著变化,类似于今之“质变”。不管化,还是变,皆取决于气的运动。一旦气的运动停止,则各种变化也就终止。故说气的运动是产生气化过程的前提和条件,而在气化过程中又寓有气的各种形式的运动。气的运动及其维持的气化过程是永恒的,不间断的,它们是宇宙万物发生、发展与变化的内在机制。

(三)精气是天地万物相互联系的中介

       气别阴阳,以成天地。天地交感,以生万物。天、地、万物既生,它们之间就是相对独立的实体。但它们之间不是孤立的,而是相互联系、相互作用的。由于精气是天地万物生成的本原,天地万物之间又充斥着无形之气,且这无形之气还能渗入有形实体,与已构成有形实体的气进行各种形式的交换活动,因而精气可为天地万物相互联系、相互作用的中介性物质。精气的中介作用一般体现于以下两个方面:

1.维系着天地万物之间的相互联系
       精气作为天地万物之间的中介,维系着天地万物之间的相互联系,使它们成为一个整体。这一由无形之气把整个宇宙万物联系成一个整体的认识,实际上就是《庄子•天下》所谓的“天地一体”的观点。人为宇宙万物之一,处于天地气交之中,故也为这个整体的一部分。通过气的中介作用,人与天地万物的变化息息相通。如《灵枢•岁露》说:“人与天地相参也,与日月相应也。”

2.使万物得以相互感应
       感应,是指事物之间的相互感动、相互影响、相互作用。《吕氏春秋•应同》认为同类事物之间存在着“类同则召,气同则合,声比则应”的相互感应的联系。事物间的相互感应是自然界普遍存在的现象,各种物质形态的相互影响、相互作用都是感应。如乐器共振共鸣、磁石吸铁、日月吸引海水形成潮汐,以及日月、昼夜、季节气候变化影响人的生理与病理过程等,皆属于自然感应现象。由于形由气化,气充形间,气能感物,物感则应,故以气为中介,有形之物间,有形之物与无形之气间,不论距离远近,皆能相互感应。

(四)天地精气化生为人

       古代哲学家认为,人类由天地之精气相结合而生成,天地精气是构成人体的本原物质。《管子•内业》说:“人之生也,天出其精,地出其形,合此以为人。”《素问•宝命全形论》说:“天地合气,命之曰人。”《论衡•论死》说:“气之生人,犹水之为冰也。水凝为冰,气凝为人。”人为宇宙万物之一,宇宙万物皆由精气构成,那么人类也由天地阴阳精气交感聚合而化生。

       人类与宇宙中的他物不同,不仅有生命,还有精神活动,故由“精气”,即气中的精粹部分所化生。如《淮南子•天文训》说:“烦气为虫,精气为人。”

       人生由天地阴阳精气凝聚而成,人死又复散为气。如《庄子•知北游》说:“人之生,气之聚也。聚则为生,散则为死。”《论衡•论死》说:“阴阳之气,凝而为人;年终寿尽,死还为气。”人的生死过程,也就是气的聚散过程。

三、精气学说在中医学中的应用

(一)对中医学精气生命理论构建的影响

       古代哲学精气学说关于精或气是宇宙万物本原的认识,对中医学中精是人体生命之本原,气是人体生命之维系,人体诸脏腑形体官窍由精化生,人体的各种机能由气推动和调控等理论的产生,具有极为重要的影响。

1.对中医学精学说建立的影响
       古代哲学的精学说,对中医学的精理论的产生,起到了重要的方法学作用。古代哲学所谓的精是宇宙万物的共同构成本原的思想,渗透到中医学中,对人体内的精是人的形体和精神的化生之源,是构成人体和维持人体生命活动的最基本物质之认识的产生,无疑在方法学上起到了类比思维的启发作用。

       古代哲学精气学说的形成根源“水地说”的出现,对中医学精理论的建立,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水即是精,水生万物对两性相合产生生命有一定的启示作用。如《管子•水地》说:“人,水也。男女精气合而水流形。”

2.对中医学气理论形成的影响
       中医学的气概念,虽然源于古人运用“近取诸身,远取诸物”(《周易•系辞下》)的观察思维方法,对人体各种显而易见但至关重要的生命现象如呼吸之气、体内散发的“热气”、体内上下流动之气的观察、体悟、抽象和纯化,但与哲学气学说的渗透与影响密切相关。

       中医学关于气是人体生命活动的动力,是维持人体生命活动之根本的认识,与古代哲学关于气是运动不息的,是推动宇宙万物发生、发展和变化的动力等思想对中医学的渗透有关。

       中医学的“气本一气”,人身诸气皆一身之气之划分的认识,无疑受了古代哲学“元气一元论”思想的影响。中医学将“元气一元论”作为一种思维方法,类比人体内的各种气也有共同的化生之源。即一身之气由精化生,并与吸进的自然界之清气相融合而成;人体内的各种气,包括元气、宗气、营气、卫气和各脏腑经络之气,都是一身之气的分化。此即所谓的“气本一气说”。

       古代哲学中的气别阴阳,以成天地,天地之气升降交感,阴阳上下合和而生养万物的观点,对中医学气学理论中关于人气分阴阳,阴阳之气的升降出入运动协调维持人体生命进程等理论的产生,起了积极的影响。由精化生并与吸进的自然界清气相结合而形成的一身之气,《内经》称为“人气”,根据其运动趋势和所发挥的作用,可分为阴气与阳气:阴气主凉润、宁静、抑制、肃降;阳气主温煦、推动、兴奋、升发。阴阳二气的运动和功能有序谐和,平衡稳定,人体则健康无病。如《素问•调经论》说:“阴阳匀平……命曰平人。”
  
       总之,古代哲学的精与气,其内涵是同一的,是关于宇宙本原的概念;中医学所讲的人体内的精与气,其内涵是有别的,是关于人体生命的产生和维系的认识。精与气的概念,在古代哲学与中医学中是有明显区别的:人体内的精与气的概念是具体的,宇宙中的精或气的概念是极为抽象的。古代哲学的精气学说,是被中医学作为一种思维方法来应用的。

(二)对中医学整体观念构建的影响
   
       古代哲学的精气学说认为,精气的概念涵概了自然、社会、人类的各个层面,精气是自然、社会、人类及其道德精神获得统一的物质基础;精气是宇宙万物的构成本原,人类为自然万物之一,与自然万物有着共同的化生之源;运行于宇宙中的精气,充塞于各个有形之物间,具有传递信息的中介作用,使万物之间产生感应。这些哲学思想渗透到中医学中,促使中医学形成了同源性思维和相互联系的观点,构建了表达人体自身完整性及人与自然社会环境统一性的整体观念。

参考资料
1、中医基础理论,孙广仁(山东中医药大学),普通高等教育“十五”国家级规划教材,第一章,中医学的哲学基础”章节。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相关文章

Archiver|

Copyright © 2001-2012 | 文正文化网  版权所有 ( 沪ICP备16043605 ) | GMT+8, 2018-12-19 13:35

返回顶部